重庆时时彩彩蝴蝶 时时彩稳定计划新版本 老时时彩组三技巧 重庆时时彩黑 新时时彩三星直选技巧 重庆时时彩五星不定位技巧 重庆时时彩3星杀号 重庆时时彩代理费多少钱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规律 重庆时时彩彩票站 免费的时时彩计划群 重庆时时彩好的软件 qq新时时彩计划群 老重庆时时彩规律 重庆时时彩直播xiazai
 

山西省“十三五”綜合能源發展規劃

2017年01月18日

摘要:

  能源是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重要物質基礎,關系國計民生和國家安全。山西作為國家綜合能源基地,能源發展對全國及全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具有重要的支撐和保障作用。根據《山西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精神,為加快推進煤炭基地、煤電基地和現代煤化工、煤層氣、新能源、能源裝備基地建設,構建完善的能源服務體系,特編制本規劃。本規劃是經濟發展新常態下我省第一部能源發展規劃,是“十三五”期間我省能源發展的總體藍圖和行動綱領。

  一、發展回顧

  山西是我國重要的綜合能源基地,在全國能源發展格局中具有不可替代的戰略地位。“十二五”期間,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能源問題,做出了一系列重大戰略部署。圍繞中央總體部署,我省全力推進新型綜合能源基地建設,全省能源產業不斷發展壯大,行業整體面貌發生了巨大改變,取得了很大成績。但同時,在“新常態”下,產能過剩矛盾等諸多問題突顯,制約了我省能源產業的健康發展。

  (一)基本現狀。

  1.煤炭。山西煤炭資源儲量大、分布廣、品種全、質量優。全省含煤面積6.2萬平方公里,占國土面積的40.4%;全省2000米以淺煤炭預測資源儲量6552億噸,占全國煤炭資源總量的11.8%;累計查明保有資源量2674億噸,約占全國的1/4,其中,生產在建煤礦保有可采儲量1302億噸。截至2015年底,全省各類煤礦共有1078座,其中兼并重組保留1053座,國家新核準25座,總產能14.6億噸/年,平均單井規模135.4萬噸/年;生產煤礦541座,建設及其他煤礦537座。2015年煤炭產量達9.75億噸。

  2.電力。截至2015年底,全省裝機容量6966萬千瓦;其中,煤電裝機容量5517萬千瓦,占全省裝機容量的79.2%。2015年,全省發電量達到2457億千瓦時,比2010年的2150億千瓦時增加了307億千瓦時,全社會用電量達到1737億千瓦時;人均用電量由2010年的4085千瓦時/人提高到2014年4740千瓦時/人。省內電網已形成以500千伏“兩縱四橫”為骨干網架,220千伏大同、忻朔、中部、南部四大供電區域,110千伏和35千伏及以下電壓等級輻射供電的網絡格局。外送通道方面,形成了以1000千伏特高壓為核心,6個通道、13回線路的外送格局,輸電能力約2000萬千瓦。

  3.煤層氣。全省2000米以淺煤層氣資源總量約83098億立方米,約占全國煤層氣資源量的四分之一。截至2015年底,全省累計探明煤層氣地質儲量5600億立方米,占全國的88%。截至2015年底,全省輸氣管道總長8000余公里,覆蓋全省11個設區市100余個縣(區),初步形成“三縱十一橫、一核一圈多環”的輸氣管網格局。2015年,全省煤層氣(煤礦瓦斯)抽采量101.3億立方米,其中,地面41億立方米,井下60.3億立方米,分別占全國的94%和44.4%;煤層氣(煤礦瓦斯)利用量57.3億立方米,其中,地面35億立方米,井下22.3億立方米,分別占全國的92%和46.8%。

  4.煤化工。截至2015年底,全省煤化工企業253家,資產總額1840億元,主營業務收入802億元,主要產品能力2400萬噸/年。其中:化肥企業37戶,生產能力1200萬噸/年;甲醇生產企業28戶,生產能力550萬噸/年;聚氯乙烯生產能力100萬噸/年;粗苯精制企業5家,生產能力70萬噸/年;煤焦油加工11戶,生產能力277萬噸/年;煤制合成油企業2家,生產能力約31萬噸/年。

  5.新能源與可再生能源。截至2015年底,全省新能源裝機并網容量達到1449萬千瓦。其中,風電669萬千瓦,燃氣(含煤層氣)發電388萬千瓦,太陽能發電113萬千瓦,生物質(含垃圾)發電35萬千瓦,水電244萬千瓦。可再生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從2010年不足1%上升到3%。2015年,全省非化石能源利用替代了527萬噸標準煤。

  (二)發展特點。

  綜合分析全省能源發展現狀,主要呈現以下特點:

  1.能源產業素質大幅提升。“十二五”期間,煤礦總數由整合前的2598座壓減到1078座,形成了4個億噸級、3個5千萬噸級以上煤礦企業,平均單井規模由30萬噸/年提升到目前的135.4萬噸/年,形成了以股份制為主,國有、民營并存的以現代企業制度運行的辦礦格局。目前高參數、大容量機組比重逐步上升,30萬千瓦以上火電機組容量達到80%,比“十一五”末提高了15個百分點。

  2.能源供應能力顯著增強。“十二五”全行業累計生產煤炭47億噸,比“十一五”增加14.8億噸,增幅46%;累計完成煤炭出省銷量30多億噸,比“十一五”增加5.5億多噸,增幅22%。2015年,電源裝機容量達6966萬千瓦,比“十一五”末增加2537萬千瓦;發電量2643 億千瓦時,比2010年增加了307億千瓦時;外送電裝機容量1930萬千瓦,外送電量達720.24億千瓦時。截至2015年底,煤層氣(煤礦瓦斯)抽采量101億立方米,占到全國的半數以上;全省水能、風能、光伏、煤層氣發電等新能源裝機占到全省電力總裝機的20.8%。

  3.能源裝備水平大幅提高。全省煤礦綜采機械化程度接近100%,綜掘機械化程度達到90%以上,均高于全行業規劃目標;通過大力推進熱電聯產集中供熱機組替代城市小鍋爐供熱、大容量高參數機組替代小火電機組,積極發展超臨界循環流化床資源綜合利用發電機組,電力技術裝備水平不斷邁上新臺階,單機容量30萬千瓦和60萬千瓦已成為山西電力建設的主力機型。全省已形成了以500千伏為骨干網架、各電壓等級協調發展的電網。“十二五”期間,煤炭全行業有130多項科技成果獲得省部級煤炭科學技術獎。

  4.節能環保取得明顯成效。積極推進黑色煤炭綠色發展、高碳資源低碳發展,促進能源產業實現綠色低碳安全高效發展,截至2014年底,化學需氧量、二氧化硫、煙塵和工業粉塵分別完成規劃目標的133.84%、141.81%、126.92%、143.70%,提前完成“十二五”減排目標。氮氧化物排放量相比2010年削減13.8%,基本完成減排目標。氨氮相比2010年削減9.5%,完成減排任務的78.24%。2014年全省單位地區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量同比降低5.03%,與2010年相比下降16.55%,預計超額完成國家下達我省“十二五”期間下降17%的目標。2014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4%,比2010年高出3.1個百分點。采煤沉陷區面積1100多平方公里,到2014年已復墾超過400平方公里。

  5.安全生產形勢總體穩定。“十二五”前四年,全省煤礦共發生事故159起,年均下降25.5%;死亡267人,年均下降22.09%;煤炭百萬噸死亡率分別為0.085、0.091、0.077、0.036,年均下降24.9%,全省安全形勢總體穩定,逐步好轉,達到國內領先水平,順利實現了“十二五”目標,由全省人民的創痛轉變為經濟發展的保障,由影響山西形象的負面標簽轉變為安全發展的新亮點。

  6.體制改革取得重大進展。國家將低熱值煤發電項目下放山西審批,電力審批改革進行“山西試驗”,為國家能源審批制度改革、轉變政府職能積累了經驗。國家同意山西省開展電力體制改革綜合試點,使我省成為國網系統首個電改綜合試點省。制定實施關于深化煤炭管理體制改革的意見。率先啟動煤炭清費立稅改革,出臺《涉煤收費清理規范工作方案》,取締一切涉煤不合理收費,降低部分涉煤收費和基金的征收標準,最大限度地減輕煤炭企業負擔。全面改革煤焦公路運銷體制,出臺《山西省煤炭焦炭公路銷售體制改革方案》,全部取消相關企業代行煤焦公路運銷管理的21份行政授權文件、9種煤焦運銷票據以及全部撤銷省內1487個各類站點等,為全省煤炭管理體制改革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實施煤炭資源稅從價計征,積極推進煤炭行政審批和證照管理體制改革,出臺煤炭資源礦業權出讓轉讓管理辦法,推進煤炭資源配置市場化。

  (三)存在問題。

  我省產業結構單一,對外部需求依賴嚴重,產能過剩矛盾突出,經濟下行壓力對我省影響范圍大、程度深、時間長,主要存在以下幾個方面問題。

  1.傳統產能嚴重過剩,能源行業運行困難。山西作為我國煤炭大省,“十二五”以來,受需求增長不旺、產能集中釋放、成本較快上升、內外競爭加劇等因素影響,全省產能過剩問題進一步加劇,經濟運行面臨困難增多加大。價格持續下跌,2015年以來,環渤海地區5500大卡動力煤平均價格連續10期下跌,3月18日跌至482元/噸,已跌近2014年最低水平;2015年1-2月,我省煤炭行業噸煤綜合平均售價327.33元。停產工業企業多,2015年1-2月,全省規模以上工業企業819家停產,同比增加97戶,據測算減少產值134億元,較上年同期多減少77.5億元;其中,煤炭企業停產354戶,占停產企業總數的43.2%。截至2015年底,山西省屬五大煤炭集團應收賬款已達678.2億元,是2011年的2.4倍;五大煤炭集團負債率已經達到81.79%;山西煤炭行業虧損達到94.25億元。

  2.資源環境約束趨緊,可持續發展能力低。“十二五”以來,我省經濟發展與資源環境約束之間的矛盾突出,全省可持續發展能力不足。隨著煤炭資源的長期高強度開采,我省資源瓶頸日漸顯現,優質資源儲量大幅下降,部分地方已出現資源枯竭現象,煤炭開采強度已經超過23%,分別是陜西、內蒙開采強度的2.6倍和2.7倍。資源浪費和破壞嚴重,據測算,山西每開采1噸煤平均損耗煤炭資源2.5噸,每開采1噸原煤約損耗與煤共伴生的鋁礬土、硫鐵礦、高嶺土、耐火粘土等礦產資源8噸。目前煤層氣開采量嚴重不足,利用水平與全國煤層氣資源大省的身份不符;全省煤矸石綜合利用率和粉煤灰綜合利用率仍低于全國平均水平,工業固廢綜合利用困難。同時,由于省內用電市場及省外送電市場有效增長不足,加之外送電通道建設滯后,電力外送能力不足,導致我省發電裝機量遠遠超過用電量,“窩電”現象持續加劇。山西省萬元GDP綜合能耗相當于全國平均水平的2倍多,可持續發展能力低。總的來看,經過近年來工作的不斷推進,全省生態環境局部得到改善,但采煤對生態環境不可逆轉和永久性的破壞,造成了全省生態失衡,目前我省仍是全國環境問題最為嚴重的省份之一。

  3.技術創新能力薄弱,企業競爭力低下。全省科技產出能力較弱。2013年全省專利申請總量和授權量僅占全國的0.79%和0.65%。企業創新主體地位和意識不強。2013年全省開展研發活動的規模以上工業企業317家,僅占全省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8.22%。截至2015年底,全國2827家上市公司我省只有37家;新三板掛牌企業全國5129家,我省只有32家。省屬五大集團原煤全員工效不高,企業生產效率偏低,遠低于國內部分大型煤炭企業和世界先進國家水平。另外,盡管近幾年煤炭企業為應對市場變化持續開展降本增效工作并取得了很大成效,但受煤炭資源開采條件約束,煤礦安全投入、職工薪酬等固定費用支出不斷上升,進一步壓縮成本空間十分有限。

  4.體制機制缺乏活力,能源改革仍顯滯后。近年來,我省在推動能源行政審批制度、煤炭清費立稅、煤焦公路運銷體制等改革方面已經取得一定成效,開展了低熱值煤發電項目審批、煤炭和煤層氣礦業權審批、動力煤期貨交易3項重大改革試點,成為轉型綜改區建設的最大突破和亮點,但總的來看,我省在能源管理中沒有很好厘清政府和市場的邊界,存在煤炭改革仍顯滯后,資源的行政化配置,政府對微觀經濟干預過多,企業行政色彩濃重,煤炭、電力等能源價格形成機制仍不完善等問題,目前在能源管理體制、資源市場化配置、價格形成機制、生態環境保護等方面仍存在體制機制障礙。長期以來,煤炭資源配置特別是資源整合、企業兼并重組過程中,行政推動、政府決定的方式直接影響和制約了山西能源產業的轉型發展。能源消費革命步伐仍需加快,能源消費結構亟待優化。山西以煤為主的能源結構在中短期內難以改變,能源消費品種單一,能源消費中煤炭燃料消費占能源消費總量大,遠高于全國平均水平,新能源與可再生能源的開發和利用不足。

  二、面臨形勢

  “十三五”時期,是我國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階段,也是我省加快推動能源革命,深入推進轉型綜改試驗區建設,著力破解資源型經濟困局的關鍵時期,我省能源發展面臨著一系列新機遇和新挑戰。

  (一)宏觀政策分析。

  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能源發展環境和形勢也隨之發生深刻變化,能源消費增速進入換檔期,能源結構調整進入雙重更替期,拉動能源消費增長的主要動力也從高耗能產業逐步向新興產業、服務業和生活用能轉變。但全社會能源消費總量過大,能源利用效率依然偏低,生態環境約束不斷增強。面對新形勢新變化,國家及省出臺了一系列能源相關政策,為我省推進能源革命、加快新型綜合能源基地建設指明了發展方向,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1.國家能源政策。

  “四個革命、一個合作”。面對能源供需格局新變化和國際能源發展新趨勢,中央確立了“四個革命”“一個合作”的能源發展國策,即推動能源消費革命、能源供給革命、能源技術革命、能源體制革命,加強全方位國際合作。推動能源消費革命,就是要堅決控制能源消費總量,堅定調整產業結構,高度重視城鎮化中的節能工作,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費;推動能源供給革命,就是要大力推進煤炭清潔高效利用,著力發展非煤能源,建立多元供應體系;推動能源技術革命,就是要緊跟國際能源技術革命新趨勢,分類推動技術創新、產業創新、商業模式創新,把能源技術及其關聯產業培育成帶動我國產業優化升級的新增長點;推動能源體制革命,就是要堅定不移地推進改革,構建有效競爭的市場結構和市場體系,形成主要由市場決定能源價格的機制,轉變政府對能源的監管方式。

  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煤炭是我國的主體能源和重要工業原料,但煤炭利用方式粗放、能效低、污染重等問題日益突出。未來一個時期,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費中仍將占主導地位。為加快推動能源消費革命,進一步提高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水平,國家能源局印發了《煤炭清潔高效利用行動計劃(2015-2020年)》,提出要加快發展高效燃煤發電和升級改造,實施燃煤鍋爐提升工程,著力推動煤炭分級分質梯級利用。到2020年,原煤入選率達到80%以上;現役燃煤發電機組改造后平均供電煤耗低于310克/千瓦時,電煤占煤炭消費比重提高到60%以上;現代煤化工產業化示范取得階段性成果;燃煤工業鍋爐平均運行效率比2013年提高8個百分點。

  五大發展理念。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確立了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五大發展理念,強調必須把創新擺在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必須堅持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基本國策,建立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產業體系,這是關系我國發展全局的一場深刻變革。能源綠色低碳發展是這場變革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提出,要大幅提高能源資源開發利用效率,有效控制能源資源消耗,大幅減少碳排放和主要污染物排放。要著力推進能源革命,加快能源技術創新,建設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現代能源體系。提高非化石能源比重,推動煤炭等化石能源清潔高效利用,加快發展風能、太陽能、生物質能、水能、地熱能,加強儲能和智能電網建設,發展分布式能源,推行節能低碳電力調度。改革能源體制,形成有效競爭的市場機制。

  2.山西能源政策。

  煤炭六型轉變。為了努力破解資源型經濟困局,突出做好煤炭這篇大文章,省委、省政府出臺了《關于深化煤炭管理體制改革的意見》,提出了要著力推動煤炭產業向“市場主導型、清潔低碳型、集約高效型、延伸循環型、生態環保型、安全保障型”轉變,走出一條山西“革命興煤”之路。“六型轉變”與中央能源革命一脈相承,與山西發展實際緊密契合。向“市場主導型”轉變,由市場決定煤炭資源配置,讓企業真正成為市場主體;向“清潔低碳型”轉變,實現高碳產業低碳發展、黑色煤炭綠色發展;向“集約高效型”轉變,全力抓好大基地、大集團建設,不斷提高礦井的現代化水平;向“延伸循環型”轉變,重點推進煤炭產業延伸發展、煤化工鏈條式發展、煤機裝備集群發展、煤炭固廢綜合循環利用;向“生態環保型”轉變,著力加大采煤沉陷區治理,推進煤炭外部成本內部化,實現煤炭資源開發利用與生態環境相協調;向“安全保障型”轉變,始終把安全生產放在首位,堅決杜絕重特大事故發生,確保煤炭產業安全發展。

  “十三五”規劃建議。我省“十三五”規劃建議提出,要推進綠色發展,建設美麗山西,要在京津冀清潔能源供應基地、國家新型綜合能源基地和全球低碳創新基地建設上取得積極進展。具體包括:推進煤炭等化石能源清潔高效利用,加快發展風能、水能、太陽能和地熱能,加大煤層氣開發力度。發展綠色交通,加快構建低碳交通運輸體系,實行公共交通優先,加強軌道交通建設,鼓勵綠色出行。全面實施新能源汽車推廣計劃。提升建筑能效水平,大力推廣綠色建筑和可再生能源建筑,加快推進既有建筑節能改造。主動控制碳排放,加強高能耗行業能耗管控,有效控制電力、鋼鐵、建材、化工等重點行業碳排放,實施近零碳排放區示范工程。要建立具有山西特色的煤炭循環經濟發展模式,構建資源綜合利用和能源梯級利用的現代循環經濟產業體系。

  (二)能源需求預測。

  1.國內能源需求預測。

  “十三五”是我國實現第一個百年目標的最后五年,為實現小康社會人均GDP翻番目標,GDP年均增速不低于6.5%。受三期疊加影響,房地產業周期調整、傳統產業產能過剩問題仍將繼續,經濟增長下行壓力較大。“十三五”中后期,前述問題有望逐步化解,年均增速約為6.5%-7%。基于國內宏觀經濟形勢、區域發展戰略、能源產業布局和特點,初步預計到2020年一次能源消費總量50億噸標煤左右,“十三五”年均增速3%左右,低于2001~2010年8.4%的年均增速,略高于2013~2015年2%的年均增速。

  煤炭。2013年以來,主要用煤行業受前期過度投資影響,產能過剩,價格持續下跌,2013-2015年煤炭需求總量年均下降2.8%。“十三五”時期,隨著全國經濟企穩回升,煤炭消費將有所恢復。考慮到加速淘汰落后產能、推進產業轉型和清潔替代等,預計煤炭需求總量年均增速將降至1%左右,2020年達到43億噸左右。分行業看,“十三五”時期,鋼鐵、建材、傳統煤化工主要產品產量基本穩定并達到峰值,用煤呈下降趨勢。煤炭消費增長主要來自電力和現代煤化工行業,預計2020年發電用煤24.4億噸(含供熱用煤),占煤炭消費總量56.7%左右,現代煤化工行業用煤1.8億噸。

  

  1  國內2020年分行業煤炭消費量預測    單位:億噸

  行業

  年份

  2015-2020年均增速(%

  2014

  2015

  2020

  發電

  19.6

  19.6

  24.4

  4.5

  鋼鐵

  6.3

  6.1

  5.6

  -1.7

  建材

  5.7

  5.5

  5.1

  -1.5

  化工

  2.5

  2.6

  3.5

  6.1

  其中:傳統煤化工

  1.8

  1.7

  1.7

  0

        新型煤化工

  0.7

  0.9

  1.8

  14.9

  其他行業

  7.2

  6.3

  4.4

  -6.9

  合計

  41.2

  40

  43

  1.5

  

  石油。“十三五”時期,受房地產市場調整、基建施工減緩、產業結構轉型升級等因素影響,建筑施工、交通運輸用柴油需求增長乏力,加上LNG在工礦企業、重型機械、卡車、船運領域對柴油的替代,“十三五”柴油需求增長總體較弱。隨著居民消費需求和汽車保有量的增長,未來五年汽車用油和石化用油是石油需求增長的主要拉動力量。綜合預測,2020年石油消費為5.9億噸左右。

  2  國內2020年分行業石油消費量預測     單位:萬噸

  行業

  年份

  2015-2020年均增速(%

  2014

  2015

  2020

  交通

  25230

  26240

  30460

  3

  乙烯

  5020

  5270

  5560

  1.1

  PX

  1730

  1960

  3730

  13.8

  農業

  1560

  1580

  1650

  0.9

  建筑機械

  540

  550

  630

  2.9

  其他行業

  16920

  17000

  16890

  -0.2

  合計

  50990

  52600

  58920

  2.3

  天然氣。隨著環境監管力度加大,新常態下能源結構雙重更替的特征將更加明顯,“十三五”時期,天然氣消費需求將保持較快增長,交通、商業、居民、城市供暖、發電、制造業是天然氣需求增長的主要領域,居民生活用氣和其他行業增幅保持穩定。若維持現有政策,2020年天然氣有效需求3200億立方米左右,通過體制改革,特別是天然氣價格改革,以及完善天然氣利用政策,預計全國天然氣消費量可達3500億立方米左右。預計2020年天然氣消費量為3250億立方米。

  非化石能源。為實現2020年全國非化石能源占比達到15%的目標,“十三五”期間將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預計到2020年投運核電裝機可達0.58億千瓦左右,全國常規水電、抽水蓄能電站裝機規模分別達到3.4億千瓦、0.4億千瓦左右,風電裝機規模2.5億千瓦,太陽能發電規模1.6億千瓦。2020年非化石能源發電量可達2.2萬億千瓦時左右,折合6.65億噸標煤,除一次電力外的非化石能源0.85億噸標煤左右,可保證2020年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達標。

  3  國內2020年分行業天然氣消費量預測    單位:億立方米

  行業

  年份

  2015-2020年均增速(%

  2014

  2015

  2020

  采掘業

  160

  160

  200

  4.6

  石油加工業

  110

  110

  140

  4.9

  化工業

  270

  260

  260

  0

  其他制造業

  270

  280

  600

  16.5

  發電供熱

  250

  280

  580

  15.7

  集中供暖

  60

  70

  120

  11.4

  交通運輸

  260

  270

  620

  18.1

  居民生活

  360

  390

  590

  8.6

  其他行業

  90

  100

  150

  8.4

  合計

  1850

  1920

  3260

  11.1

  電力。“十三五”時期,全國重化工業用電需求放緩,服務業、居民生活和數據中心等新業態用電需求將持續增長,家庭和交通部門更多使用電力,將拉動各地電力需求,預計用電增速將快于一次能源需求增速。 “十三五”時期年均增長3500億千瓦時,年均增速5.6%,與“十二五”時期基本相當。

  

  4  國內2020年分行業電力需求預測    單位:億千瓦時

   

  年份

  2015-2020年均增速(%

  2014

  2015

  2020

  電力消費總量

  55637

  56360

  73960

  5.6

  一產

  1013

  1015

  1100

  1.6

  二產

  非金屬

  3324

  3110

  3100

  -0.1

  化工

  4282

  4390

  5600

  5.0

  黑色金屬

  5576

  5140

  5100

  -0.1

  有色

  4329

  4490

  5200

  3.0

  裝備制造

  5319

  5370

  7190

  6.0

  其他

  18187

  18415

  25210

  6.5

  二產合計

  41017

  40915

  51400

  4.7

  三產

  6670

  7180

  11120

  9.1

  居民生活

  6936

  7250

  10340

  7.4

  

  2.省內能源需求預測。

  煤炭。“十三五”時期,山西省將承接東部地區部分高載能產業,現代煤化工和煤炭清潔高效利用項目的示范推廣,預計全省煤炭消費將保持一定增長。綜合預測,2020年,煤炭消費總量4.0億噸,2015-2020年均增速6.35%。其中,2020年,全省電力耗煤2.0億噸,煉焦耗煤1.0億噸,化工、冶金、建材合計耗0.9億噸,生活耗煤0.1億噸。

  

  5  山西2020年分行業煤炭消費量預測  單位:億噸

  行業

  年份

   

  2010

  2013

  2014

  2020

  電力

  0.99

  1.17

  1.1

  2.0

  煉焦

  1.16

  1.24

  1.2

  1.0

  化工、冶金、建材

  0.55

  0.78

  0.8

  0.9

  生活及其他

  0.12

  0.12

  0.11

  0.1

  合計

  2.82

  3.31

  3.21

  4.0

  

  石油。“十三五”末,預計全省民用汽車總量將達到780萬輛,民航用油將有較大幅度增長。考慮到電動汽車、重卡燃氣汽車的替代效應,農業和建筑用油基本穩定,生活用油和第三產業用油將會小幅減少,綜合預測,2020年全省石油消費量將達到840萬噸,2015-2020年均增速1.76%。

  非化石能源。根據國家及省關于加快發展風能、太陽能等非化石能源的政策和思路,“十三五”期間,預計非化石能源消費將有大幅增長。2020年,全省風電裝機1600萬千瓦,光伏發電1200萬千瓦,生物質能發電50萬千瓦,水電250萬千瓦,合計2002萬噸標煤,2015-2020年均增速30.60%。

  外送能源。目前,省政府分別與江蘇、浙江、湖南、山東簽署了1000萬千瓦的送電協議,與北京簽署了700萬千瓦送電協議,與湖北、天津分別簽署了500萬千瓦送電協議,綜合預測,2020年全省外送電裝機將達到6000萬千瓦。

  3.綜合結論。

  “十三五”期間,山西將優化提升現代高載能產業,延伸和完善傳統產業鏈條,促進電力、煤炭與高載能產業的互動發展,實現能源就地消納增值。隨著山西城鎮化的深入推進,居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未來生活用能消費仍有較大增長空間。綜合分析,到2020年,山西能源消費總量2.27億噸標煤,“十三五”期間年均增速6%左右。

  

  

  

  

  6  山西2020年一次能源消費總量與結構預測

  能源品種

  2015

  2020

  能源消費總量

  消費量(萬噸標煤)

  17272

  22740

  年均增速

  ——

  6%

  煤炭

  消費量(萬噸)

  29400

  40000

  年均增速

  ——

  6.35%

  石油

  消費量(萬噸)

  770

  840

  年均增速

  ——

  1.76%

  天然氣

  消費量(億立方米)

  46

  160

  年均增速

  ——

  28.31%

  非化石能源

  消費量(萬噸標煤)

  527

  2002

  年均增速

  ——

  30.60%

  

  (三)發展面臨挑戰

  長期以來,山西省為全國經濟建設提供了大量能源產品,形成了以煤焦、化工、冶金、電力四大行業為主的產業結構,隨著能源供求關系的深刻變化,山西能源發展面臨著一系列新問題、新挑戰。

  1.能源消費換檔減速趨勢明顯。

  “十三五”期間,我國能源發展將步入新常態,預計年均增速3%左右。從能源消費部門來看,拉動能源消費增長的主要動力將從高耗能產業向新興產業、服務業和生活用能轉變,第二產業能源消費需求增速持續下降,居民用能將隨著新型工業化和城鎮化的加速發展有所提高,但總體來說增速放緩是長期趨勢。能源消費的減速換檔將對我省煤焦、化工、冶金、電力等支柱產業帶來直接沖擊。

  2.高碳能源低碳發展壓力加大。

  以煤炭為主的能源生產和消費結構,造成大氣污染形勢嚴峻,特別是以可吸入顆粒物(PM10)等為特征污染物的區域性大氣環境問題日益突出。同時,針對京津冀區域大氣污染治理,我省在與國務院簽訂了大氣污染防治目標責任書基礎上,與北京、天津、河北、內蒙古、山東六省(區、市)聯合簽訂了大氣污染防治目標責任書,其中,我省承諾要全面推進煤炭清潔利用,將煤炭更多地用于燃燒效率高且污染治理措施到位的燃煤電廠,鼓勵工業窯爐和鍋爐使用清潔能源,到2017年細顆粒物(PM2.5)濃度在2012年基礎上下降20%。“十三五”期間,區域環境污染壓力對能源產業發展約束日趨強化,我省加快能源發展轉型,實現“黑色能源綠色發展、高碳能源低碳發展”的任務尤為緊迫。

  3.能源技術創新步伐加快。

  新一輪以新能源和信息技術為代表的能源技術革命正在全球范圍內孕育發展,頁巖氣、可燃冰、儲能等關鍵技術不斷突破。在我國,隨著能源革命的興起,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信息技術與能源技術深度融合,分布式能源、智能電網、新能源汽車開始步入產業化發展階段,大量工業園區、城鎮小區、公用建筑乃至私人住宅已經擁有了分布式供能系統。這些新技術、新產業加快發展,將推動能源生產利用方式產生前所未有的深刻變革,也為我省打造京津冀清潔能源供應基地、國家新型綜合能源基地和全球低碳創新基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4.能源開發布局繼續西移。

  按照國家“五基兩帶”的構想,未來我國能源開發布局將繼續西移。其中,全國煤炭開發按照“控制東部、穩定中部、發展西部”的總體要求,優先開發蒙東、黃隴和陜北基地,鞏固發展神東、寧東、山西基地,優化發展新疆基地。中部地區(含東北)保持合理開發強度,按照“退一建一”模式,適度建設資源枯竭煤礦生產接續項目。油氣開發布局中,除海上資源開發外,塔里木、長慶、柴達木、川渝等中西部地區是未來勘探開發的重點。未來能源開發布局的西移,一方面會加大地區間能源產品的競爭,使我們的優勢逐步喪失;另一方面也不利于我省爭取新的國家能源政策。

  5.能源生產結構持續優化。

  “十三五”期間,我國能源結構調整進入“油氣替代煤炭、燃氣替代煤炭和電能替代其他能源”的多重更迭期,基于中國能源生產和消費特點,控制能源消費總量的關鍵是控煤,到2020年,煤炭消費總量占能源比重降到60%以下,這將對我省以煤為主的能源經濟結構帶來直接沖擊。國家推動非化石能源加快發展,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的比例達到15%左右,到2030年達到20%左右。近期國家“可再生能源發電配額制”正在修訂完善,屆時將通過對各省(區、市)電力消費提出強制性的可再生能源比例目標,為可再生能源的持續性發展提供制度性保障,這也將成為我省電源結構優化的硬約束。

  三、總體思路

  (一)指導思想

  深入貫徹落實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會精神,遵循習近平總書記關于能源革命的戰略思想,以煤炭“六型轉變”為突破口,以深化能源管理體制改革為動力,加快推進實施三大煤炭基地提質提效、三個千萬千瓦級現代化大型煤電外送基地建設和現代煤化工、煤層氣、新能源、水電產業基地建設,構建完善的能源技術創新平臺、裝備制造配套產業和能源產業服務體系,著力夯實能源供應基礎,著力推進能源科技創新,著力推進能源生態建設,著力推進優化能源消費結構,推動形成創新、綠色、協調、開放、共享的能源發展新格局。力爭到2020年,京津冀清潔能源供應基地、國家新型綜合能源基地、全球低碳創新基地建設取得積極進展,建立起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現代能源體系,為中國能源綠色轉型做出貢獻。

  (二)基本原則

  1.節約低碳。

  把節約優先貫穿經濟社會及能源發展的全過程,大力推進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節能,集約高效開發和利用能源,合理控制消費總量,以較少的能源消耗支撐經濟社會健康發展。加快推進傳統產業綠色改造和高碳資源低碳發展、黑色煤炭綠色發展,以循環經濟為重點,構建綠色能源產業體系;深入實施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煤電節能減排升級改造,提高煤炭清潔利用水平。加快“四氣”產業一體化、規模化、專業化發展,擴大煤層氣(瓦斯)消費規模。大力發展風電、水電、太陽能等新能源,提高非化石能源比重。加快國家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基地建設試點工作。以興水增綠為重點,加強生態環境治理保護。

  2.創新驅動。

  樹立科技決定能源未來、科技創造未來能源的發展新理念,加快科技創新體系建設,實施好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山西行動計劃;選準科技創新的著力點和突破口,依托科技創新城建設,落實山西低碳創新行動計劃,著力抓好煤基低碳科技創新攻關;確立企業的科技創新主體地位,努力提高協同創新能力;推動盡快放開電力、油氣領域的競爭性環節,破解制約能源創新發展的體制約束。推動能源發展方式和商業模式創新,實施合同能源管理、需求側管理等市場化機制。

  3.統籌多元。

  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優化能源產業布局,合理調控煤炭、火電、煤化工、煤層氣等產能建設,提高資源配制效率;優化能源消費結構,合理協調傳統能源、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消費比重;著力推進能源系統優化,實施電力和天然氣調峰能力提升、分布式能源和智能電網發展、互聯網+智慧能源等行動計劃,顯著提高能源系統的智能化水平和運行效率。

  4.開放帶動。

  堅持對內對外開放相促進、“引進來”和“走出去”相結合、引資和引技引智相并重,以合作共贏為導向,充分利用國際和國內兩個市場,有效整合外需和內需兩個資源,積極融入“一帶一路”發展戰略,深化周邊和沿線能源國際合作,推動重大能源項目落地,積極支持能源企業“走出去”,積極開展能源領域國際交流合作,探索建立能源領域的區域協調機制,提升我省能源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實現開放條件下的能源安全。

  5.協調共享。

  實現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必須大力提高能源普遍服務水平。要適應人民群眾生活條件改善要求,統籌城鄉用能,加快天然氣管網建設,推進城鄉配電網升級改造,為擴大民用天然氣和電力消費創造條件。保障貧困山區、革命老區、采煤沉陷區、棚戶區等地區的電力供應。要把能源發展和扶貧攻堅有機結合起來,重大能源工程項目優先向貧困地區傾斜。加快能源項目建設進度,完善城鄉基礎設施建設。積極探索光伏扶貧等能源特色扶貧新形式,加快發展新能源、分布式能源。

  6.安全發展。

  堅守安全發展紅線,堅持安全第一、預防為主、綜合治理的方針,完善和落實安全生產責任和管理制度,健全公共安全體系,切實維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維護我省能源發展安全與穩定。

  (三)主要目標

  依據國家“十三五”能源規劃指標,按照全省“十三五”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建議總體要求,綜合考慮資源、環境、水利、交通等約束條件,確定全省“十三五”能源發展目標。

  1.能源生產。

  到2020年,全省一次能源生產總量達到8億噸標煤左右,煤炭產能控制在12億噸左右,產量控制在10億噸以內;電力裝機容量力爭達到1.3億千瓦,其中外送電裝機規模達到6000萬千瓦;煤層氣產能力爭達到400億立方米;焦炭產能1.2億噸;煤基合成油品600萬噸、煤制烯烴240萬噸。

  2.能源消費。

  到2020年,全省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在2.27億噸標煤。其中,煤炭4.0億噸、全社會用電量2580億千瓦時、天然氣(煤層氣)160億立方米、油品840萬噸。非化石能源占比達到5%以上。

  3.節能減排。

  到2020年,單位地區生產總值能耗下降率完成國家同期下達指標;煤電機組平均供電煤耗水平控制在325克/千瓦時以內,60萬千瓦及以上機組平均供電煤耗控制在310克/千瓦時以內。60萬千瓦級機組在燃煤火電裝機中占比超過40%,輸電線路平均線損下降10%。原煤入洗率達到80%。

  4.環境保護。

  到2020年,單位地區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強度完成國家下達指標;能源領域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煙塵、工業粉塵排放總量控制在國家下達約束指標以內。礦井水綜合利用率達到90%,大宗工業固廢綜合利用率達到70%。劣ⅴ類水體比例在15%以內。礦山生態修復治理取得重大進展。

  5.安全生產。

  到2020年,全省煤礦安全生產狀況進一步好轉,重特大事故得到遏止,煤礦百萬噸死亡率穩定保持在0.1人以下,水害得到有效控制,煤炭產業水平和安全保障能力大幅提高。

  6.深化改革。

  煤炭、電力、煤層氣等重點領域改革取得新突破,基本實現煤炭管理體制和管理能力現代化;基本實現公益性以外的發售電價由市場形成;能源價格市場化改革取得新進展,能源財稅機制進一步完善,初步形成適應能源科學發展需要的行業管理體系。

  四、戰略任務

  “十三五”期間,我省將重點推進煤炭基地、煤電基地、現代煤化工及煤層氣、新能源等基地建設,加快推進能源裝備和能源服務基地的配套建設。

  (一)推進三大煤炭基地提質,打造煤炭產業升級版

  根據國家規劃的晉北、晉中、晉東三大煤炭基地和14個礦區總體規劃,按照區域煤質和煤層賦存特點,進一步推進三大煤炭基地提質,大力發展大型、特大型煤礦,加快建設現代化礦井,嚴格控制新增產能,通過不斷提升煤炭產業集約高效化水平,推進傳統煤炭產業向高端、高質、高效邁進,保障國家清潔煤和綜合能源基地生產原料的供給。

  1.進一步提高煤炭產業集中度。

  在晉北、晉中、晉東三個大型煤炭基地內,以大型煤炭企業為主體,按照“一個礦區原則上由一個主體開發,一個主體可以開發多個礦區”的原則,在企業自愿、市場主導的基礎上,進一步加大資源整合、兼并重組力度,晉北動力煤基地培育同煤集團和中煤平朔兩個億噸煤炭集團,晉中煉焦煉基地培育焦煤集團億噸級煤炭企業,晉東無煙煤基地培育陽煤集團、潞安集團和晉煤集團三大煤炭集團向億噸級企業邁進。在已有煤炭大集團整合重組基礎上,調整優化產能結構,突出動力煤、無煙煤、煉焦煤三大資源品牌優勢,通過產業、產權、管理、文化等的深度融合,研究探索分基地、分煤種組建世界一流、國內引領的特大型煤炭集團公司。到2020年,全省煤礦數量控制在900座以內,平均單井規模力爭達到180萬噸/年。

  2.全面推進現代化礦井建設。

  高標準、高起點建設現代化礦井,以煤礦的現代化、標準化建設和基建礦井的建設為抓手,嚴格煤礦準入標準、建設標準和管理標準,進一步提高礦井裝備的技術水平,推行以機械化、自動化、信息化和智能化為特征的綜采化開采,深化信息技術與煤炭產業的融合,推進煤礦采掘機械化、監控數字化、控制自動化和輔助運輸高效化;培養和引進高素質專業技術人才,加強職工隊伍業務素質和技能培訓,變招工為招生,為現代化礦井提供智力和人才支撐。普及推廣綠色開采技術,開展高效機械化充填開采和無人工作面智能化采煤試點,建立煤炭開采與生態環境和諧發展的開采模式,提升礦井現代化水平。到“十三五”末全省建成150座現代化礦井。

  3.科學合理控制煤炭生產總量。

  建立關閉礦井銜接機制和落后產能退出機制,構建有效控制煤炭生產總量、市場需求調節煤炭產品結構新機制。進一步完善落后產能退出機制,堅持依法依規淘汰落后產能,制訂中長期產能退出規劃,確定退出責任主體和時間表、分布圖;健全礦業權二級市場,推行落后產能市場化退出機制;對違法礦業權,或長期占而不采的企業,要依法強制退出。圍繞煤炭的清潔、安全、低碳、高效開發利用,大力推廣應用先進煤炭洗選、配煤、煤泥脫水干燥等潔凈煤技術,改原煤供應為經洗選篩分的商品煤供應,建立商品煤分級分質利用體系,提高洗配煤占商品煤的比重,不斷增加清潔煤炭供應。科學合理控制煤炭生產總量,到2020年,全省煤炭產能控制在12億噸/年左右;煤炭產量控制在10億噸以內,其中:4.0億噸滿足本省需求、6.0億噸外調出省。

  (二)加快建設三大煤電基地,做大做強煤電支柱產業

  建設晉北、晉中、晉東三大煤電基地,優化電源結構,推動煤電產業優化升級,加大一次能源轉化力度和電力為主的二次能源輸出力度。集約化發展大型坑口電站,擴大晉電外送規模。晉北基地,依托晉北動力煤優勢加快煤電一體化進程;晉中基地,利用洗中煤、煤泥、煤矸石等低熱值燃料重點推進低熱值煤電廠建設;晉東基地,重點推進以動力煤為主的陽煤、潞安集團煤電一體化。

  1.優化發展煤電。

  推進煤電一體化發展,大力發展大容量、高參數超臨界、超超臨界燃煤發電機組,加快燃煤發電升級與改造,全面推進高效清潔燃煤機組建設,重點加快晉北、晉中、晉東三大國家級千萬千瓦級現代化大型煤電外送基地建設,鼓勵新建機組設計采用超超臨界參數,除熱電機組外,限制超臨界機組建設數量,禁止建設亞臨界參數機組,淘汰普通高溫高壓機組。加快進度,努力實現百萬千瓦機組零的突破。到2020年,全省電力裝機容量力爭達到1.3億千瓦,其中,煤電裝機容量力爭達9200萬千瓦。此外,還要繼續推進煤電項目前期工作(規模2000萬千瓦以內)。到2020年,60萬千瓦級機組在燃煤火電裝機中占比力爭超過40%,百萬千瓦級機組在燃煤火電裝機中占比力爭超過8%。

  2.加快建設低熱值煤電廠。

  2015年以來,我省加快低熱值煤發電項目核準進程,全省在役低熱值煤電廠23個,裝機731.5萬千瓦;核準在建低熱值煤電廠26個,裝機2331萬千瓦。“十三五”期間,我省將以60萬千瓦循環流化床機組示范項目為引領,重點推進大容量低熱值煤發電項目建設。

  3.推動外送電通道建設。

  落實晉電外送市場,依托晉北、晉中、晉東等3個千萬千瓦級大型外送電基地,加快建設蒙西—晉北—北京西—天津南1000千伏交流高壓工程、榆橫—晉中—石家莊—濰坊1000千伏交流高壓工程、山西(晉北)—江蘇(南京)±800千伏高壓直流工程、盂縣—河北500千伏交流輸電工程。“十三五”期間,規劃建設晉中—浙江±800千伏直流特高壓、晉東南—江蘇±800千伏直流特高壓、晉東南—東明—棗莊1000千伏交流特高壓、擴建晉中—晉東南—南陽—荊門1000千伏交流特高壓“兩直兩交”4條外送通道,合計新增外送電能力約3600萬千瓦;“十三五”末全省外送電能力可望達到6000萬千瓦;外送電量達到3080億千瓦時,規模位列華北地區前茅,躋身全國前列。

  4.加大燃煤發電機組超低排放改造。

  全省單機30萬千瓦及以上常規燃煤、低熱值煤發電機組主要污染物排放要達到或基本達到天然氣燃氣輪機排放標準,并明確將超低排放作為新建燃煤機組準入門檻,對單機30萬千瓦及以上燃煤發電機組進行改造,關停單機20萬千瓦及以下燃煤機組。為加快進度,省政府對30萬千瓦及以上機組超低排放改造給予資金和電量、電價政策支持。到2017年底,全省單機30萬千瓦及以上燃煤發電機組共4404萬千瓦將全部完成改造任務。

  (三)規范有序建設煤化工基地,科學發展現代煤化工

  以潞安、晉煤、陽煤、晉能集團、山西焦煤等大型企業為依托,圍繞低質煤高效清潔利用,采用國內外一流先進技術和多聯產技術路徑,以煤制天然氣、煤制油、煤制烯烴、煤制乙二醇為主導產品,發展深加工產業鏈,構建全循環的現代煤化工產業體系。

  1.建設三大煤化工基地。

  以五大煤炭集團等骨干企業為龍頭,以潞安煤制油等項目為核心,在晉北、晉中、晉東規劃建設各具特色的三大煤化工產業,形成輻射全省的現代煤化工產業輻射帶。晉北基地,面向煤基清潔能源和煤基高端石化產業兩大方向,打造高端煤化工產業集群,推動煤制油、煤制天然氣、煤制烯烴、煤制芳烴等重點示范項目前期工作,力爭到2020年部分項目建成投產;晉中基地,重點發展焦化產業;晉東基地,重點發展煤基合成油、甲醇制汽油、煤制烯烴、煤制天然氣、化肥等產業。

  2.積極推進現代煤化工示范項目建設。

  依托我省已建成的潞安21萬噸/年煤制柴油和晉煤10萬噸/年煤制汽油示范項目,推動潞安長治180萬噸/年煤制油、大同左云40億立方米/年煤制氣、焦煤60萬噸/年甲醇制烯烴、晉煤100萬噸/年甲醇制清潔燃料、陽煤100萬噸/年煤制乙二醇等示范項目建成投入運行。

  3.改造提升傳統煤化工產業。

  鼓勵通過兼并重組、淘汰落后等促進傳統煤化工、煉焦化產品加工、氯堿化工等產能進一步向重點優勢企業集中;鼓勵現有化工企業,運用現代信息、科技、互聯網技術,加大技術改造投入,堅持傳統、走出傳統,加快新技術、新工藝、新裝備升級,加快形成高端產品的生產能力,提高核心競爭力,促進產業優化升級。

  (四)以“氣化山西”為引領,大力發展煤層氣產業

  根據山西煤層氣勘探開發現狀和煤層氣勘探儲量,結合市場及生產力布局,我省重點建設沁水和河東兩大煤層氣產業基地。

  1.建設兩大煤層氣基地。

  建設沁水、河東兩大煤層氣基地,推進河曲—保德、臨縣—興縣、三交—柳林、永和—大寧—吉縣、沁南、沁北等6個煤層氣片區勘探開發,到2020年,全省煤層氣總產能力爭達400億立方米。

  2.實施煤礦瓦斯抽采全覆蓋工程。

  推進晉城礦區、陽泉礦區、潞安礦區、西山礦區和離柳礦區五大瓦斯抽采利用礦區建設。加大井下煤礦瓦斯抽采量,積極探索低濃度瓦斯利用途徑,提升煤礦瓦斯綜合利用水平。到2020年,基本實現全省煤礦瓦斯抽采利用全覆蓋。

  3.完善“三縱十一橫”管網布局。

  依托國家主干管網和煤層氣產業基地,建成連接主要煤層氣田的山西“三縱十一橫”輸氣主干管網和支線輸氣管網,打通煤層氣外輸通道,加快煤層氣產業化發展。大力推進燃氣管網及配套站點建設。加快下游市場利用步伐,改造各縣(市、區)城市燃氣工程,加強民用和工業燃氣利用及煤層氣壓縮、液化等工程建設,積極探索煤層氣多通道、多途徑利用。2020年氣化人口基本實現全覆蓋。

  (五)加快建設新能源基地,大力培育新能源產業。

  以風能、太陽能、生物質能、水能、煤層氣發電為重點,加快新能源開發利用產業化進程。積極發展分布式能源,探索推廣智能電網、多能互補、儲能等多種技術創新,形成風電、光電、煤層氣發電等多輪驅動的新能源供應體系。到2020年全省新能源裝機規模為3800萬千瓦,非化石能源消費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5%以上。

  1.風力發電。

  穩步推進晉北風電基地建設。堅持科學規劃、因地制宜、合理布局、統一組織、分步實施的原則,在大同市、朔州市、忻州市重點打造晉北千萬千瓦風力發電基地。有序推進中南部低風速資源開發,充分利用中南部等地區丘陵和山區較為豐富的風能資源,就近按變電站用電負荷水平和可利用土地條件布置適當容量的風電機組,不斷推進低風速資源合理有序開發。加快風力發電項目建設,到2020年,全省裝機總規模達到1600萬千瓦。

  2.光伏發電。

  統籌推進各市優勢資源開發,優選高質量項目納入國家計劃目標。大力推進采煤沉陷區光伏領跑者基地建設,以大同采煤沉陷區光伏發電基地為統領,重點布局陽泉、忻州、呂梁、臨汾、長治等市采煤沉陷區光伏領跑者基地。加大推進光伏扶貧工作,在臨汾、大同實施光伏扶貧試點工作的基礎上,將光伏扶貧試點范圍擴大到呂梁、太行兩大連片特困扶貧區。多方推進分布式光伏應用。到2020年,全省光伏發電裝機容量達到1200萬千瓦。

  3.煤層氣發電。

  100億立方米的瓦斯氣體用于發電,可支撐煤層氣發電裝機約700萬千瓦。推進中部如太原市、西部如呂梁市離石區、東南部如陽泉市和晉城市的地面開采煤層氣熱電聯產項目建設,以減輕環保壓力;推進低濃度瓦斯就近綜合利用發電。加快在建燃氣電廠建設,積極推進新建燃氣電廠的前期工作,到“十三五”末,全省力爭建成千萬千瓦級煤層氣發電基地。

  4.生物質能發電。

  統籌開展秸稈資源能源化利用,積極發展成型燃料,實現小城鎮和農村能源清潔化,鼓勵發展非糧作物燃料乙醇。加快推進晉中、運城、長治、忻州等地區利用秸稈資源建設生物質能發電項目,到2020年,全省裝機規模(含垃圾發電)力爭達到50萬千瓦。

  5.推進水電基地建設。

  在做好生態環境保護、移民安置和確保工程安全的前提下,通過業主招標等方式,鼓勵社會資本投資常規水電站和抽水蓄能電站。重點推進沁河干流水利樞紐(水電)項目建設,積極爭取古賢裝機容量210萬千瓦,磧口裝機容量180萬千瓦,禹門口(甘澤坡)裝機容量44萬千瓦。推進2項抽水蓄能項目建設,其中渾源120萬千瓦,垣曲120萬千瓦。到2020年,全省水力發電裝機容量達到約250萬千瓦。

  (六)加快建設能源裝備基地,培育壯大能源裝備產業

  整合提升全省能源裝備產業,推動煤機裝備制造、電力裝備制造、煤層氣裝備制造、煤化工裝備制造、新能源汽車等基地建設。

  1.煤機裝備制造。

  不斷提升煤基系統集成能力和技術創新能力,發展適用各類煤層和各種復雜地質條件下的三機一架自動化、智能化成套裝備、煤礦井下機器人,發展大型露天礦用挖掘機、自移式破碎站、轉載機等自動化開采成套設備,打造山西(太原)煤機技術研發中心和晉中、晉東、晉北三大煤機制造產業集群。力爭到2020年,擁有在國內具有影響力的山西煤機品牌,實現由煤炭裝備買入省向制造省、輸出省轉變。

  2.電力裝備制造。

  積極拓展延伸電力裝備制造產業鏈,推動電力裝備制造成套化、系列化和高端化,提升產業核心競爭力。重點布局太原鍋爐集團大型循環流化床鍋爐、易通集團工業余熱低溫發電機組、太重集團風力發電機組、晉能光伏電池和組件產品。

  3.煤層氣裝備制造。

  發揮石油鉆具裝備、煤機裝備研制優勢,依托煤層氣國家級實驗室、煤層氣開發利用研究中心等,加快煤層氣鉆探尖端技術、井下松軟煤層高效鉆進技術等研發,發展煤層氣勘探高精尖勘探裝備、定向鉆機、智能化排采系統、徑向鉆機等產品,建設太原、晉城兩個煤層氣裝備制造業基地,加快煤層氣裝備配套產業服務體系建設。

  4.煤化工裝備制造。

  以陽煤化機、太重煤化和賽鼎公司為主體,建設太原煤化工裝備制造基地。依托晉北現代煤化工基地建設,新建煤化工裝備制造項目逐步向晉北布局。打造以現代煤化工關鍵設備為主導產品、具備成套設備研發設計制造能力和工程總承包能力的煤化工裝備制造基地。

  5.新能源汽車。

  以電動、甲醇、燃氣汽車為重點,培育新能源汽車產業集群。重點布局太原、晉中、晉城電動汽車產業基地;晉中、長治甲醇汽車產業基地;太原、運城、大同燃氣汽車產業基地。推動全省煤層氣汽車發展。構建創新能力強、產業化水平高、市場應用規模大的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格局。到2020年,全省電動車生產能力達到12萬輛以上。

  (七)建設三大能源服務體系,為能源產業發展提供服務。

  重點提升市場、物流、金融服務體系,適應煤炭經濟向綜合能源經濟轉型的要求。

  1.現代市場交易體系。

  以中國(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山西焦炭(國際)交易中心為載體,充分發揮中國(太原)煤炭交易價格指數和焦炭交易價格指數的作用,擴大其影響力和覆蓋面,拓展煤焦及煤化產品現貨交易規模。積極發展焦炭、電力和煤層氣等能源商品的場外交易。以動力煤為試點,引入期貨交易機制。在區域及全省范圍內建立電力市場交易平臺,允許大用戶、獨立配售電企業與發電企業直接交易。推進鐵路貨運市場化改革,逐步實現鐵路運力的市場化配置。建立燃氣市場交易平臺,面向大型用氣企業和大用戶開展燃氣交易服務。

  2.現代物流體系。

  按照“天字型”物流網絡布局,打造內暢外聯的物流通道網絡體系。依托省屬煤焦企業現有物流資源,適時在省內煤炭主產地、交通樞紐地建設煤炭集散、中轉煤炭儲配中心,在省外主要消費地建設煤焦物流倉儲配送中心,打造產運需有效銜接、國內外市場相互貫通,生產、運輸、儲備、配煤相互支持的煤炭物流網絡體系。建立物流公共管理信息平臺和物流信息交換平臺。整合煤炭物流資源,培育一批高端化、集約化、專業化的旗艦煤炭物流企業。鼓勵發展貨運服務業和物流中介企業。推廣先進煤炭物流技術裝備,完善煤炭物流標準體系,促進煤炭物流產業升級。同時,積極推進燃氣管網、電網等壟斷行業市場化改革,發展符合社會主義市場機制的新型物流服務體系。

  3.現代金融服務體系。

  健全和完善信貸、債券、融資、結算、擔保等多方面的服務平臺,有序推進股權交易、證券、期貨、保險、信托、金融租賃、財務公司等金融機構發展,支持設立各類風險投資基金、創業投資基金、股權投資基金,逐步形成與國家綜合能源基地建設相適應的金融服務體系。圍繞中國(太原)煤炭交易中心,提升金融服務功能,開展融資、擔保、質押、保險、租賃等金融產品服務。以建立煤炭儲備制度為依托,利用現貨交易和期貨交易等手段,盤活煤炭儲備,提供煤炭儲備倉單質押等金融服務,加快實現煤炭儲備金融化。

  五、技術創新

  “十三五”期間,我省將以安全、綠色、低碳為方向,以企業創新為主體,堅持自主創新與引進吸收相結合、產學研相結合的原則,完善能源科技創新體系,推動山西由“煤老大”向“煤科老大”轉變。

  (一)明確技術創新重點

  瞄準能源產業技術鏈和價值鏈的高端,構建煤層氣、煤電、煤化工、煤焦化、煤機裝備、新材料等產業創新鏈,努力在煤炭綠色開采、煤層氣開采、煤炭綜合利用、煤基高端制造、現代煤化工、二氧化碳捕捉封存及轉化利用、礦區生態修復等關鍵領域實現重大技術突破。到2020年,形成一批具有國際水準的煤基領域科研團隊和科研成果,大幅增加產業升級所需技術供給,把煤炭能源技術及其關聯產業培育成帶動我省產業升級的新增長點。

  1.煤炭綠色開采技術創新。

  加快隱蔽致災因素智能探測、重大災害監控預警、深部礦井災害防治、重大事故應急救援等關鍵技術裝備研發及應用,實現煤炭安全開采。研究煤與共伴生資源的集約開發與綜合利用技術,實現煤與水資源、煤與瓦斯、煤與地熱資源、煤與高嶺土等共伴生礦物的高效開發利用。加強煤炭開發生態環境保護,重點研發井下采選充一體化、綠色高效充填開采、無煤柱連續開采、保水開采、采動損傷監測與控制、礦區地表修復與重構等關鍵技術裝備,基本建成綠色礦山。推進煤炭開采技術革命性突破,探索開展化學采煤、生物開采等新型開采方式試點示范,探求推進煤炭地下氣化技術產業化。提升煤炭開發效率和智能化水平,研發高效建井和快速掘進、智能化工作面、特殊煤層高回收率開采、煤炭地下氣化、煤系共伴生資源綜合開發利用等技術,重點煤礦區基本實現工作面無人化,采煤機械化程度達到95%以上。

  2.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技術創新。

  主要圍繞大型火電廠、煤氣化聯合循環(IGCC)系統關鍵技術與裝備研究和示范,煤清潔轉化利用關鍵技術與裝備研究及工程示范等開展聯合攻關。重點抓好高效低碳燃燒技術推廣,堅持能源的高效利用和超低排放,積極發展新型煤基發電技術,運用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太鍋集團大型超臨界循環硫化床鍋爐技術,進一步提高常規煤電參數等級,引進超超臨界、IGCC等先進技術,全面提升煤電能效水平;研發污染物一體化脫除等新型技術,不斷提高污染控制效率、降低污染控制成本和能耗。

  3.煤炭加工轉化技術創新。

  研發、示范和推廣煤基多聯產技術,開展現代煤化工技術聯合攻關,大力發展電力—甲醇、電力—油品、電力—合成天然氣、電力—烯烴技術及產業。加強煤炭分級分質轉化技術創新,重點研究先進煤氣化、大型煤炭熱解、焦油和半焦利用、氣化熱解一體化、氣化燃燒一體化等技術,開展3000噸/天及以上煤氣化、百萬噸/年低階煤熱解、油化電聯產等示范工程建設。重點研發煤—富氫氣體(如天然氣、焦爐氣等)共制合成氣、高爐高風溫富氧噴煤、二次能源回收利用等先進的煤炭利用技術,推動節能技術向產業化發展。加強煤化工與火電、煉油、可再生能源制氫、生物質能轉化、燃料電池等相關能源技術的耦合集成,實現能量梯級利用和物質循環利用。研發適用于煤化工廢水的全循環利用“零排放”技術,加強成本控制和資源化利用,完成大規模工業化示范。

  4.資源綜合利用技術創新。

  主要圍繞二氧化碳捕集與利用關鍵技術研究與示范,二氧化碳封存關鍵技術研究,高耗能高排放企業節能降耗關鍵技術及裝備,煤層氣/乏風氣規模化開發利用技術研發及示范,工礦區生態修復技術研究與示范,大宗工業固廢資源化高值利用技術研發,煤炭及煤化工廢水處理及回用技術研發與工程示范等開展聯合攻關。

  5.煤層氣開發利用技術創新。

  開展煤層氣、頁巖氣資源潛力綜合評價及共探共采選區研究,重點針對山西煤層氣壓力低、滲透率低、飽和度低的特點,研發與之適應的勘探、生產技術和工藝。推廣低濃度瓦斯脫氧及其他先進技術,大幅提高煤礦瓦斯抽采利用率;加快煤層氣鉆井關鍵技術及裝備研發、煤層氣壓裂與增產關鍵技術及裝備開發與示范、煤層氣排采技術及智能化裝備開發與示范等,著力提升煤層氣開采效率和質量。

  6.能源互聯網技術創新。

  推動能源智能生產技術創新,重點研究可再生能源、化石能源智能化生產,以及多能源智能協同生產等技術。加強能源智能傳輸技術創新,重點研究多能協同綜合能源網絡、智能網絡的協同控制等技術,以及能源路由器、能源交換機等核心裝備。促進能源智能消費技術創新,重點研究智能用能終端、智能監測與調控等技術及核心裝備。推動智慧能源管理與監管手段創新,重點研究基于能源大數據的智慧能源精準需求管理技術、基于能源互聯網的智慧能源監管技術。加強能源互聯網綜合集成技術創新,重點研究信息系統與物理系統的高效集成與智能化調控、能源大數據集成和安全共享、儲能和電動汽車應用與管理以及需求側響應等技術,形成較為完備的技術及標準體系。

  7.節能與能效提升技術創新。

  加強現代化工業節能技術創新,重點研究高效工業鍋(窯)爐、新型節能電機、工業余能深度回收利用以及基于先進信息技術的工業系統節能等技術并開展工程示范。開展建筑工業化、裝配式住宅,以及高效智能家電、制冷、照明、辦公終端用能等新型建筑節能技術創新。推動高效節能運輸工具等基于先進信息技術的交通運輸系統等先進節能技術創新。加強能源梯級利用等全局優化系統節能技術創新,開展散煤替代等能源綜合利用技術研究及示范,對全省實現節能減排目標形成有力支撐。

  (二)打造技術創新平臺

  充分利用我省在能源行業的領先地位和豐富技術、人才、項目資源,創新能源發展模式,加快高端生產要素集聚,著力打造能源領域科技資源服務、科技創業孵化、科技金融服務等三大技術創新平臺。

  1.科技資源服務平臺。

  打造科技資源服務平臺,集聚全省能源科技資源,創新科技管理機制和服務模式,促進科技服務業規模化發展。完善全省科技決策咨詢制度,加快能源高端智庫建設。面向科創城核心區、全省科研院所及重點能源類高等院校,由政府全額出資,加快推進科技資源服務平臺建設,促進我省科技資源共享、科技服務共享、科技成果共享。在科研服務上,要制定相關政策和制度,著力在科技文獻、重點實驗室和儀器等方面促進互通共用;在科技成果轉化上,要加強我省科研院所、高等院校等與企業的對接,為企業量身定制科研任務,促使科研成果在省屬企業率先就地轉化。

  2.科技創業孵化平臺。

  結合我省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形勢和任務要求,打造科技創業服務孵化平臺,實現從注重載體建設向注重主體培育轉變,從注重企業集聚向注重產業培育轉變,從注重基礎服務向注重增值服務轉變,從注重科技創業孵化向注重科技創新創業的全鏈條孵化轉變。著力打造孵化鏈條、創新孵化形態和運營機制,進一步聚集政、產、學、研、金、介、貿等優勢資源,實現技術轉移、成果推廣、國際合作、人才引進和融資服務等各種創新要素集聚,為科技企業提供全方位、多層次和多元化的一站式服務。

  3.科技金融服務平臺。

  以產業政策為導向,以差異化金融服務為核心,搭建融資供需對接平臺,形成“政府引導、市場調節、企業主導、多方參與”的科技金融結合模式,實現“以金融服務帶動科技創新,以科技創新推動產業發展”的目標。深化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管理改革,強化對能源重點領域技術研發和示范應用的支持。突破政府傳統的財政撥款、讓利讓稅的支持模式,采用貼息、獎勵、風險補償、基金建設和優化信用擔保體系等多重手段,激發科技型企業的創新活力。推動企業成為能源技術研發投入主體,鼓勵企業自主投入開展能源重大關鍵共性技術、裝備和標準的研發攻關。研究設立能源產業科技創新投資基金,支持能源科技示范工程建設和企業技術改造。引導風險投資、私募股權投資等支持能源技術創新。積極發揮政策性金融、開發性金融和商業金融的優勢,加大對能源技術重點領域的支持力度。改變傳統的銀行為主導的融資格局,建立國有銀行與大型企業、城市商業銀行與中小型企業的合作機制。引入風險投資、私募基金,促進擔保機構、保險機構與創投機構的聯合,形成“投貸聯動”“投擔聯動”的服務模式。利用互聯網等手段實現科技金融創新。圍繞科技和金融合作的重點薄弱環節,推動科技和金融合作的主體、工具、平臺等基礎領域建設,構建多部門共同參與、體現各方利益的政策支持體系,通過參股或其他合作方式打破利益主體的邊界,推動跨行業跨部門的業務協同和資源整合,實現政府、企業、科研機構、公共創新平臺和社會力量的良性互動。

  (三)加快能源科技創新體系建設

  以山西科技創新城為抓手,布局高端煤基研發機構,創造條件鼓勵能源科技創新企業嫁接資本市場,實現能源科技、人才、資本良性互動。到2020年,科創城核心區煤基產業鏈和創新鏈配置科學合理,成為中國的煤基創新新高地、世界煤基科技成果集聚中心。

  1.加快基礎設施建設步伐。

  全面提升科技創新城承載力。深入推進科創城規劃編制實施,堅決避免“千城一面”和一般化,凸顯區域優勢和發展特色,為各類項目建設提供指導,確保科學推進科創城建設;全力推進征地拆遷工作,確保項目和基礎設施用地落實,同時堅持按照“保穩定、保質量、保工期、保安全”的要求,同步完成拆遷凈地工作;深入實施基礎設施建設,持續推進核心區基礎設施建設,使科創城初具雛形。

  2.探尋可行的區域開發模式。

  在科創城區域開發的過程中,產業區、配套區、住宅區要遵循一定的比例,產業區的比例要多,避免區域發展后續乏力;區域開發項目必須先啟動產業區建設,后啟動住宅開發,嚴防產業撂荒,使區域開發步入科學、合理和可持續發展的軌道。圍繞煤基產業清潔、安全、低碳、高效發展以及新能源、新材料、裝備制造等重點領域,按照突破性、替代性、先進性、配套性原則,制定科創城高新技術產業目錄和限制性產業目錄。對符合目錄要求的研發及產業項目優先核準立項、優先配置生產要素。對企業通過技術改造實現的要素節約績效實施獎勵。

  3.創新人才“引留”機制。

  抓住培養、吸引和用好人才三個重要環節,堅持把發現、培育、使用、凝聚優秀科技人才作為科技發展的重要任務,進一步落實“人才強城”戰略,建立健全科學合理的人才資源管理與開發體制以及客觀公正的評價體系、激勵機制和科技人才分配機制,不斷完善人才引進、培養、使用的有效機制,對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創新創業團隊,加大創業資金扶持力度。獲國家科技進步獎或認定為國家級研發機構的單位,給予專項經費資助。國有企事業單位職務發明成果所得收益向主持研發的科技人員及其團隊傾斜。科技領軍型人才創辦企業時,知識產權可按高比例折算股份。高層次人才買房、租房可享受補貼,就醫享受相關政策待遇,配偶工作、子女就學可優先解決。加大科技要素在分配中的比重,增加股權收益,切實提高科技人員尤其是業績突出的高層次骨干人才的可支配收入水平和福利待遇。設立自主創新貢獻獎,體現自主創新以人為本的特點,彰顯自主創新人才在科技創新中的地位和作用,以良好的機制、政策和公平競爭的創業環境與生活環境,吸引從事自主創新的國內外各類人才。

  六、生態建設

  十三五”期間,我省將以“生態文明”發展理念為指導,開展能源產業發展生態建設,進一步加大力度,強化措施,大幅提高能源資源使用效率,有效控制污染物排放,加強資源綜合利用,促進資源循環高效利用,加強生態環境修復,實現資源效益的最大化和環境影響的最小化。

  (一)推進能源資源節約

  通過加大落后產能淘汰力度、降低單位地區生產總值能耗強度、實行能源消費總量控制等措施,有效推進能源資源節約。

  1.加大落后產能淘汰力度。

  進一步提高環保、能效、安全、質量等標準,根據各部門職責,依法推動淘汰落后產能;建立以節能環保標準促進“兩高”行業過剩產能退出的倒逼機制;通過跨地區、跨所有制企業兼并重組,依靠市場推動過剩產能壓縮。

  2.降低地區生產總值能耗強度。

  大力推進節能降耗,全面實施國家強制性節能標準,工業企業執行單位產品能耗限額標準。嚴格固定資產投資項目節能評估和審查制度,控制新增能耗。加快發展低能耗高附加值產業,大力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加大對冶金、電力等高耗能行業能源消耗的總量控制。到2020年單位GDP能源消耗下降率完成同期國家下達指標。

  3.推行“一掛雙控”措施。

  將能源消費與經濟增長掛鉤,對高耗能產業和產能過剩行業實行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強約束,對其他產業按先進能效標準實行能耗強度約束。

  (二)加大環境保護力度

  通過推廣減排新技術、實施超低排放、劃定生態保護紅線等嚴格的環境保護措施,有效控制污染物排放,“十三五”期間單位GDP溫室氣體排放強度較“十二五”末下降25%,主要污染物減排完成國家下達任務。

  1.嚴格污染物排放標準。

  嚴格執行煤炭等礦產資源的全過程污染物排放控制標準,推進重點行業污染物減排。全面實行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制度,做到增產不增污或增產減污。設區城市建成區、規劃區不規劃建設熱電聯產以外的煤電項目,推動已有煤電項目在沒有足夠供熱負荷情況下遷出城市規劃區。

  2.嚴守生態保護紅線。

  構建以生態功能紅線、環境質量紅線和資源利用紅線為核心的生態保護紅線體系。能源產業布局要嚴格按照生態功能區劃定的界限展開,針對重要生態功能區、生態脆弱區(敏感區)和生物多樣性保育區進行嚴格管理和保護,嚴格界定紅線范圍,在全社會樹立紅線意識,防止生態遭到進一步破壞。

  (三)促進循環高效利用

  堅持“減量化、再利用、資源化、減量化優先”原則,多途徑開發利用煤層氣、煤矸石、礦井水等煤系共伴生礦產資源,提高綜合利用水平,實現經濟效益和環境效益的協調發展。建立具有山西特色的煤炭循環經濟發展模式,構建資源綜合利用和能源梯級利用的現代循環經濟產業體系。

  1.推進礦區循環發展。

  積極探索大型礦區園區化集中高效管理模式,鼓勵因地制宜建設礦區循環經濟園區,優化園區內產業結構和布局,提高集約化生產利用水平。建設一批煤炭安全綠色開發示范礦區,努力實現礦產開發經濟、生態、社會效益最大化。

  2.推動固體廢棄物綜合利用。

  提高煤矸石、粉煤灰等大宗工業固體廢棄物無害化、資源化利用水平。以煤矸石直燃發電、沉陷區和裂縫區治理、煤矸石建材及制品開發以及復墾回填等大宗利用為重點,研發推廣煤矸石制備化工產品、生產復合肥料等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的煤矸石綜合利用技術和產品。推廣粉煤灰分選和粉磨等精細加工,提高粉煤灰資源化利用能力及附加值。加大煤矸石用于采空區回填、土地復墾、沉陷區治理力度。鼓勵引導大型礦業集團研發適合不同地質條件和礦井開拓方式的井下充填置換煤技術并推廣應用。

  (四)強化環境保護監管和生態恢復治理

  強化政府環境保護監管和企業生態恢復治理主體責任。新建煤礦項目必須實行嚴格、高標準的環境保護制度,對已造成環境生態破壞的,要按照“誰破壞、誰治理”的原則,由政府監督相關責任人實施環境修復治理,并依法追究法律責任。探索建立政府、企業、社會聯動的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模式,引入市場化治理手段,開展第三方專業化治理。

  七、能源消費

  “十三五”期間,我省以提質增效為核心,轉變能源消費方式和消費理念,建立健全能源消費強度和消費總量“雙控”機制,推動能源消費結構優化。到2020年,省內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在2.27億噸標煤,非化石能源占比5%以上。

  (一)優化能源消費結構

  以發展清潔低碳能源為主要方向,同步推進非化石能源加快發展與化石能源高效清潔利用,推動能源利用升級,逐步減低煤炭消費比重,提高天然氣、可再生能源等清潔能源消費比重,加快產業結構轉型升級,實現能源結構和產業結構優化升級。

  1.逐步降低煤炭消費比重。

  加快煤層氣等清潔能源供應,到2020年,煤炭消費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下降至73%。完成高污染燃料禁燃區的劃定和調整工作,并逐步擴大高污染燃料禁燃區范圍;通過集中供熱和清潔能源替代,全面淘汰燃煤小鍋爐。2016年底前,太原市徹底取締建成區范圍內城中村的民用燃煤設施;2020年,其他設區市逐步取締建成區范圍內城中村的居民燃煤設施。

  2.提高天然氣消費比重。

  加快建設通達大中城市、重點工業企業和園區、重點礦區、重點城鎮的支線管網,加大煤制天然氣、過境天然氣、煤層氣、焦爐煤氣等“四氣”推廣力度,不斷提高清潔能源在民用、汽車交通運輸、分布式能源、工業等領域的推廣應用。到2020年,城市燃氣普及率達到95%。

  3.加大可再生能源利用規模。

  大力發展太陽能、風能、生物質能、地熱能等可再生能源利用,逐步擴大民用太陽能、地熱能設備的使用范圍,推廣戶用太陽能熱水,開展農村沼氣利用和地熱能取暖。鼓勵發展分布式光伏發電。提高可再生能源使用率,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5%以上。

  (二)實施重點領域能效提升計劃

  “十三五”期間,重點選擇在我省工業、建筑和交通領域開展能效提升計劃。

  1.實施工業節能行動計劃。

  圍繞重點節能工程,在冶金、電力、煤炭、焦化、化工、建材等六大主要耗能行業深入開展“萬家企業節能低碳行動”,不斷提升能效水平。制定高耗能行業能效對標方案,在重點用能企業開展能效達標對標活動。優化提升現代高載能產業。延伸和完善傳統產業鏈條,促進電力、煤炭與高載能產業互動發展,實現能源的就地消納增值。

  2.實施建筑節能行動計劃。

  推進建筑領域節能,嚴格執行建筑節能標準,制定并實施綠色低碳建筑行動方案。大力推廣新型建筑節能保溫材料,促進新型低碳建材的生產和使用。推廣居住建筑節能改造技術,開展公共建筑節能改造。推動新能源建筑應用,開展分布式能源建筑示范。在全省城鎮開展綠色建筑集中示范區建設,在22個設市城市啟動示范區的劃定,7個城市啟動示范區綠色建筑專項規劃編制工作。鼓勵引導高星級綠色建筑建設,到2020年,城鎮綠色建筑占新建建筑比例達到50%。

  3.實施綠色交通行動計劃。

  大力實施城市公交優先發展戰略,加快城市公交專用道、首末站、樞紐站、候車站亭等公交基礎設施建設和公交運能增長,鼓勵發展快速公共交通系統(BRT)和公共自行車慢行交通系統,支持太原市創建國家“公交都市”。支持城市客運、公路運輸行業和旅游景區推廣使用清潔能源、新能源汽車。

  (三)推行城鄉用能方式變革

  大力推進城鎮用能結構與方式改革,統籌推進城鄉用能,加快推進農村用能方式改革,樹立全民節能新意識與新理念。

  1.實施新城鎮、新能源、新生活行動計劃。

  大力推進晉城國家低碳城市試點工作,全面開展省級低碳市縣、園區、社區、企業等試點工作。在城鎮規劃、設計、建設和管理全過程,從產業發展、能源利用、交通模式、住宅建設、公用建筑、社區管理等方面,探索低碳智能城鎮建設模式與管理經驗。

  2.統籌城鄉用能。

  以“一核一圈三群”的城鎮發展建設和新農村建設為重點,按照城鄉發展一體化和新型城鎮化的總體要求,堅持集中與分散功能相結合,重點建設以節能低碳為特征的氣、電、熱等能源供應設施,將有條件的城中村和城鄉結合部納入城市燃氣管網、集中供熱管網覆蓋范圍。

  3.加快農村用能方式變革。

  加快農業生產生活節能技術的推廣應用,積極推進農業機械節能和耕作制度節能。加大畜禽養殖業節能技術推廣力度,積極在規模化養殖場和養殖小區推廣高效沼氣工程、農作物秸稈氣化等農村集中供氣系統,因地制宜在邊遠山區按照農民意愿建設戶用沼氣,替代和減少農村居民炊事和取暖使用的化石燃料。鼓勵利用太陽能和地熱資源。在農村及偏遠地區合理布局離網式與蓄能相結合的風電、光伏發電、小水電等分布式能源供應系統。扎實推進綠色能源縣、鄉、村建設。

  4.開展全民節能行動。

  實施全民節能行動計劃,加強宣傳教育,普及節能知識,倡導文明、節約、綠色、低碳的消費模式和生活習慣。大力提倡使用節能、節水、節材等綠色家居用品,全面實施階梯電價和階梯水價。提倡不使用一次性筷子、紙杯、簽字筆等。限制商品過度包裝和超薄塑料購物袋生產銷售,提倡重拎布袋子、菜籃子,重復使用節能環保購物袋。

  八、體制改革

  “十三五”能源發展,要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在能源管理體制、能源國有企業改革、能源資源市場化配置機制、能源價格形成機制等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創新。

  (一)完善能源行政管理體制

  堅持簡政放權與加強監管同步,堅持規劃(計劃)、政策(規定)、規則、監管“四位一體”,創新能源管理機制。深入推進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減少政府對市場的直接干預。依法合規對現有行政審批事項進行清理、精簡,對自行設定的類似行政審批、申報備案、登記、認證以及前置審批事項等堅決廢止取消。堅持效率優先、權責統一,進一步簡化審批和驗收程序。優化審批流程,推進技術審查與行政審批相分離。建立并聯審批,大力推進同類事項及同一部門負責的事項歸并辦理。繼續下放和調整審批權限,強化地方和企業自主決策。

  (二)深化國有能源企業改革

  深化產權制度改革,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建立職業經理人制度,深化企業內部管理人員能上能下、員工能進能出、收入能增能減的制度改革。探索推進國有能源企業財務預算等重大信息公開。合理增加市場化選聘比例,合理確定并嚴格規范國有能源企業管理人員薪酬水平、職務待遇、職務消費、業務消費,推行信息公開,提升國企透明程度。

  (三)積極推進電力市場化改革

  圍繞“三放開、一獨立、三強化”重點任務,著力推進電價改革,理順電價形成機制;著力推進電力市場建設,完善市場化交易機制;著力培育多元市場主體,促進公平競爭;著力強化科學監管,保障電力安全、清潔、高效、可持續發展,形成具有競爭活力、較為完善的現代電力市場體系。一是理順電價機制。按照“準許成本加合理收益”原則核定電網企業準許總收入和分電壓等級輸配電價;有序放開輸配以外的競爭性環節電價,分步實現公益性以外的發售電價格由市場形成;妥善解決電價交叉補貼,配套改革不同種類電價之間的交叉補貼。二是拓展兩大市場。省內,進一步激活用電市場,提高電力消納能力,在現有大用戶直接交易的基礎上,不斷擴大參與電力直接交易的市場主體范圍和電量規模;省外,向國家爭取外送通道建設和電量配額政策,同時,進一步加強省際間溝通交流與合作,建立和完善跨省區大用戶直接交易機制,不斷擴大晉電外送規模。三是規范交易機構的運營、規范市場化售電業務和規范自備電廠管理。

  (四)理順能源價格形成機制

  繼續完善現行煤炭成本核算體系,努力實現煤炭開采外部成本內部化。規范、清理或合并功能性重復的成本項目。探索推進目前煤炭企業尚未發生的、未計入成本的外部成本項目,以稅費形式統一調節。完善煤炭價格監測制度,探索建立煤炭價格預警和快速反應機制。整頓煤炭流通秩序,清理妨礙煤炭自由流通的亂收費、亂加價行為。構建煤層氣上中下游價格聯動機制。研究出臺鼓勵燃氣企業建設調峰設施的價格政策,探索制定發展天然氣發電的鼓勵配套政策。構建相關利益者調解聯動機制。探索對居民用氣實行階梯式氣價政策。理順熱力價格形成機制。積極穩妥下放城市供熱價格管理權限,逐步完善供熱價格形成機制。綜合采取價格、財政、稅收等措施,積極穩妥地推進熱價改革,逐步理順供熱價格。加大力度推進供熱計量改革,積極穩妥實施按用熱量計價收費工作。建立完善科學的能源價格信息監測系統和指標體系及成本預算體系,合理核定電價氣價,與煤電氣價格相銜接。推動形成能源價格聯動機制,理順煤炭、煤層氣價格變動對電力、熱力的關系,促進煤炭、煤層氣、電力、熱力等行業協調發展。

  (五)健全完善能源法規政策

  健全能源產業政策。深入落實國家相關法律法規,制定出臺全省能源、電力、煤炭、煤層氣等實施條例。積極推進油氣管網保護、能源儲備等條例的制定和修訂工作。探索制定區域差別性能源稅費和產業政策。完善能源節約機制。實行差別化能源價格政策。加強能源需求側管理,推行合同能源管理,培育節能服務機構和能源服務公司,實施能源審計制度。健全固定資產投資項目節能評估審查制度,落實能效“領跑者”制度。清理能源領域投資準入限制。進一步放寬能源投融資準入限制,充分發揮上市公司在能源投資中的拉動作用,鼓勵民間資本進入法律法規未明確禁入的能源領域,鼓勵境外資本依照法律法規和外商投資產業政策參與能源領域投資,推進電網、油氣管網等基礎設施投資多元化。組建能源產業投資基金。鼓勵非公有制企業參與能源開發。推進油氣管網設施運營企業實施公平開放改革。對油氣管網實施運營企業進行改革,促使其向第三方市場主體平等開放油氣管道干線和支線(含省內承擔運輸功能的油氣管網),以及與管道配套的相關設施,按簽訂合同的先后次序向新增用戶公平、無歧視地提供輸送、儲存、氣化、液化和壓縮等服務。

  九、保障措施

  (一)加強組織領導

  強化山西省綜合能源基地建設領導小組的領導,充分發揮省綜合能源基地建設領導小組綜合辦公室、煤炭開發辦公室、能源科技創新辦公室、低熱值煤發電辦公室、新能源辦公室、煤層氣發展辦公室、現代煤化工辦公室、黃河水電開發辦公室的統籌協調作用,加強對能源重大戰略問題的研究和審議,指導推動本規劃貫徹落實。各地要結合實際,參照本規劃制定本行政區的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省直各相關部門要根據本規劃,精心組織,細化任務,明確進度。重點能源企業要將貫徹落實本規劃列入企業重要議事日程。省綜合能源基地建設領導小組綜合辦公室要協調其他專業辦公室密切跟蹤工作進展,掌握目標任務的完成情況,督促各項措施落到實處、見到實效。在實施過程中,要定期組織開展評估檢查和考核評價,重大情況及時向省綜合能源基地建設領導小組報告。

  (二)加強能源監管

  1.提高監管效能。加強能源監管體制機制建設,健全能源監管組織體系和市場價管體系,為能源產業健康發展創造良好環境。加強監管能力建設,重點做好能源市場化改革及能源監管重大問題研究。加強監管業務培訓,提升監管部門業務水平。

  2.創新監管方式。突出抓好重點專項監管和問題監管,提高監管的針對性和有效性。選擇重點地區和企業開展駐點及重點監管,集中時間和人員力量,深入查找問題,依法依規開展專項監管工作。針對部分行政區出現的典型性、傾向性問題,下達監管任務書,組織派出機構開展專項監管。堅持問題導向,針對本行政區能源領域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及時組織開展問題監管,有效解決實際問題,切實抓好整改落實工作。

  3.強化監管實施。加強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監管,特別是加強對安全生產、環境保護、生態修復、民生保障、天然氣(煤層氣)管網運行、電力領域的監管。加強電力市場準入、廠網界面監管,加強電網公平開放和調度交易監管,加強供電、電力壟斷環節價格與成本監管。加強油氣管網設施公平開放監管,保障天然氣、煤層氣穩定供應。強化對自然壟斷環節價格和公平服務以及競爭性領域市場秩序的監管,維護公平公正的市場秩序和消費者合法權益。

  (三)加強規劃實施

  1.健全和落實規劃實施責任制。嚴格執行能源發展規劃,促進本行政區域內能源產業發展。將能源資源開發利用、布局與結構調整、節能減排、環境保護、生態修復、民生保障等重大規劃目標納入目標管理體系進行考核,并將規劃執行情況作為主要領導業績考核的重要依據。各有關部門、相關企業、單位要自覺履行法定義務,遵守能源發展規劃,支持和配合規劃實施工作。

  2.完善和嚴格實行規劃審查制度。完善規劃審查制度,規范審批前置的規劃方案編制、規劃論證等規劃服務。對能源開發利用、環境保護、生態修復與民生保障項目實行嚴格的規劃審查。不符合能源發展規劃的項目,建議不批準立項,不審批、頒發許可、備案手續和工商營業執照,不批準用地。

  3.推行規劃年度實施方案。將能源開發利用、環境保護、生態修復與民生保障等目標和任務,按年度分地區進行分解落實。加強規劃實施監督管理。將規劃執行情況列為執法檢查的重要內容,定期公布各地規劃執行情況。對違反規劃審批頒發辦理證照、備案手續的,報請上級主管部門予以糾正,并建議追究直接責任人和有關領導的責任。

  4.規劃調整和修編。建立規劃實施評估機制,評估報告報規劃審批機關備案,并作為規劃調整和修編的依據。因形勢變化需要進行指標調整的,應進行科學論證。嚴格規劃調整和修編的程序,應對規劃調整和修編的必要性、合理性和合法性等進行評估和論證。凡涉及能源開發規模、布局等原則性修改的,必須報原審批機關批準。

  (四)加強監督考核

  實行規劃目標責任制,及時分解落實規劃確定的發展戰略、任務和政策,明確部門分工,落實部門責任,將其列入政府考核目標。各地政府主管部門要跟蹤分析規劃執行情況,加強規劃實施的動態分析,重點加強涉及民生保障、生態環境等重要內容的跟蹤,定期向政府報告,及時向社會發布。拓展規劃實施監督渠道,發揮行政監察、組織人事、統計、審計等部門對規劃實施的監督作用,完善政府向人大、政協的報告和溝通機制,及時通報規劃執行情況,充分聽取人大、政協的意見建議。形成責權明確、行為規范、監督有效的規劃運行機制,落實責任制和過錯追究制。加強規劃的社會監督,開展規劃宣傳和展示工作,及時公布規劃實施進展情況,讓更多的社會公眾通過法定程序和渠道參與規劃的實施和監督,營造全社會共同參與和支持規劃實施的社會氛圍。建立符合科學發展觀要求的綜合評價體系,完善干部政績考核評價制度。

  (五)加強統籌協調

  加強規劃體系銜接。對于影響全省能源發展全局的關鍵領域和薄弱環節,編制煤炭、電力、煤層氣(瓦斯抽采)、新能源等專項規劃,以保證總體規劃具體實施。編制專項規劃必須以總體規劃為指導和依據,總體規劃以專項規劃為基礎和支撐。做好規劃的銜接工作,加強總體規劃與專項規劃、專項規劃之間的銜接協調,做好能源發展規劃與總體規劃、非能源專項規劃、區域規劃的銜接協調,特別要重點銜接好城市總體發展規劃、城鎮體系建設規劃、土地利用規劃、重大基礎設施發展布局規劃、重要資源開發等事關全局發展的重要領域的規劃。未經銜接的規劃,一律不予批準和實施。認真編制好年度計劃,進一步落實好總體規劃、專項規劃的目標和任務。嚴格規劃審批程序,總體規劃由政府有關部門組織編制,經同級人民政府審定后,報請同級人大批準實施;專項規劃由政府有關部門負責組織編制,報同級人民政府批準實施。

  (六)加強人才保障

  整合盤活全省能源產業的人力資源,形成一批由全省統一管理、統一調配的能源開發利用的高級專業技術和管理人才隊伍。以面向全省的國家級重點實驗室和山西高端創新型人才培養引進工程為依托,吸引引進能源領域高層次人才,建立能源專家庫,多層次培養能源產業發展急需的專業技術人才和技能人才,形成國內頂尖的能源領域科研團隊和工程技術專家隊伍。強化培訓,進一步提升全員素質。一是由省發展改革委牽頭,組織能源企業相關管理人員和關鍵崗位人員,開展能源開發利用培訓;二是企業建立內部培訓制度,能源企業充分利用集中培訓、業余培訓、班前培訓、專業培訓等形式,對員工開展行之有效的培訓;三是鼓勵企業與專業院校、大型煤炭設計研究院合作,建立高層次人才委托培養、專項進修及學術交流的平臺及基地,提升能源開發利用從業者的基礎理論知識及崗位技能。

  

Top
來源:山西省人民政府網站
重庆时时彩新手资料
重庆时时彩彩蝴蝶 时时彩稳定计划新版本 老时时彩组三技巧 重庆时时彩黑 新时时彩三星直选技巧 重庆时时彩五星不定位技巧 重庆时时彩3星杀号 重庆时时彩代理费多少钱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规律 重庆时时彩彩票站 免费的时时彩计划群 重庆时时彩好的软件 qq新时时彩计划群 老重庆时时彩规律 重庆时时彩直播xiazai
排列三走势图 陕西11选5现场转盘 黑龙江11选5任选5码最大遗漏 新时时彩财付通 杭州麻将规则100张 个人如何投资房地产赚钱吗 用电动汽车跑滴滴赚钱吗 2018哪个网游搬砖最赚钱 七星彩17141期规律图